广爱慈善

[319号救助对象:刘玉珊和刘东凯 ]母子俩相继患上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目前在广州接受化疗,后续治疗费仍有很大缺口。

网上捐款:305.00元

捐款人次:4人

基本信息

  母子俩相继患上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目前在广州接受化疗,后续治疗费仍有很大缺口。
  广州日报广爱慈善基金
  救助对象:刘玉珊和刘东凯
  319
  广州日报讯 (全媒体记者张丹羊)“儿子,化疗没什么,不要怕,你看妈妈都挺过来了。”年近50岁的刘玉珊给儿子刘东凯打气,而转身回到自己的病房后她默默垂泪。从去年8月至今年2月,时隔大半年,母子俩相继患上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如今两人住在广州一家医院的相邻病房里。这样的打击对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来说无异于灾难,高昂的治疗费用让其无力负担。
  “真想回到以前家里开档口的时光,家人都好好的。”哥哥刘东冶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长叹一口气。在老家揭阳揭东锡场镇浦边村,父母靠着经营一间小档口拉扯大了他们姐弟三人。“很辛苦,每天早上六七点开档,晚上十点多才关门。”刘东冶说。不过几年前,村子附近新开了一家大商场,家里小档口的生意渐渐淡了。
  今年25岁的刘东冶在姐弟三人中排行第二,他和弟弟刘东凯相差2岁。2014年,按照当地风俗,兄弟俩已经到了可以成家的年纪了。妈妈刘玉珊便开始张罗着给儿子准备婚房。“家里有块地皮,就在上面建了4层房,因为钱不够,暂时只装修了2楼。”刘东冶说,新房于2015年底入伙,但没想到大半年后噩梦接踵而至。
  去年8月,正值中元节,刘玉珊在家收拾东西准备拜祖先,上二楼时突然全身无力,“在楼梯上好一会儿都动不了。”刘东冶说,最初以为只是感冒了,妈妈喝了点冲剂,在家休息了一天。次日,她去当地医院检查身体并做了血常规。“一看白细胞数值增高,达到43了。”几天后,在广州一家三甲大医院,医生确诊刘玉珊患有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
  为了救治妈妈,刘东冶一家拿出积蓄,还卖了一块地,总算凑够了近20万元。“妈妈说不要麻烦别人,先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刘东冶也认可妈妈的看法。今年1月20日,他从医院接妈妈出院回老家过年。想着新的一年,妈妈能再巩固几次就可以慢慢好起来,他的心情渐朗。
  噩耗频至 
  弟弟亦患病 哥哥扛起家
  然而,笼罩在这个家庭上空的阴云并未散去。回到老家,刘东冶发现弟弟东凯的脸色苍白异常,“甚至连打完篮球后都没有变红润。”隐隐意识到不对劲,他开始不停祈祷。正月里,发现弟弟血常规检查结果异常后,一家人再次来到广州求医。“上周一,医生确诊了,弟弟患上了同一种白血病。”刘东冶说,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爸爸在电话里跟我说这个结果时崩溃了,哭了很久,自身患病后都没怎么哭过的妈妈这时候也哭个不停。”不仅如此,亲朋好友、村里邻居也难以接受这样的消息,“几乎个个打来电话都在哭。”
  面对这一切,刘东冶不断开导家人。“担心爸爸妈妈撑不住,告诉他们不要怕,有什么事我来扛,这时候不能让一个人倒下,全家一起面对,人在家就在。”病床旁,他握着弟弟的手说,“未来还有大把好时光,慢慢来,要有信心。”每当夜深人静时,他默默地给自己做心理调节,失眠成了常态,短短一个星期,他便瘦了五六斤。有两次,他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躲到楼梯间放声痛哭。   
  费用难继 
  妈妈和弟弟后续治疗费70万元
  “老天跟我开了个大玩笑,之前的人生规划全都被打乱,整个世界都变黑暗了,现在依然不知道未来会怎样,只能积极去应对。”刘东冶明白,他现在是这个家庭唯一的经济支柱了。但妈妈和弟弟的后续治疗费用最乐观地估计也需要近70万元,他每月近5000元的收入远远不够支付。无奈之下,他上网求助。“同学、亲朋好友、同事、同村人都帮忙转发,目前已经筹到28万元,缺口还是比较大。妈妈一个劲叮嘱我要记得帮助过我们的人。”
  上周,刘东冶和妈妈、弟弟进行了骨髓配型。按照计划,几天后弟弟将开始进行化疗。为了避免家人在化疗间隙两地奔波,刚刚过去的周末,刘东冶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房,“得干净卫生、有阳光还不能贵,所以找了好久才租到。”他准备周一赶早班大巴返回深圳上班。“舍不得坐动车,大巴才55元,能省就省。我不怨天对我不公,我只想一心让他们好好治疗,然后恢复我们原本很幸福的家庭。”他说,期望这周能有好消息传来,要是骨髓配型能够成功就好了。 
导航  
官方微信 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