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爱慈善

[320号救助对象:王文田]十年前的“拦车救人英雄”王文田突发脑出血,目前仍在ICU观察,尚未度过危险期。

网上捐款:805.00元

捐款人次:8人

基本信息

  2007年6月15日凌晨,九江大桥发生桥梁坍塌事故,两位河南老乡在断桥边舍身拦车救人。他们的事迹感动了无数人,并当选“中国骄傲”。10年过去了,你还记得当年的“拦车英雄”王文田吗?
  2月23日晚,王文田因脑出血紧急住院并手术治疗。根据院方介绍,目前手术成功,生命体征正常,但尚未度过危险期。当年载誉无数的“拦车英雄”王文田,如今被高额治疗费用难倒。他用荣誉换来的奖金早已用于捐资助学,自己仍过着清贫生活,靠捡废品为生,令人唏嘘。
  10年前,王文田和连襟谢凤运、女婿刘金行3人驾驶货车前往鹤山送废品。得知前方断桥,他们在紧急时刻冒着被车撞的危险,主动下车“人肉”拦车,不让后方车辆前行,挽救了好多人的生命。如今,他也需要别人的帮助,你愿意伸出援手吗?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黄子宁、曾毅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枫
  320
  广州日报广爱慈善基金
  救助对象:王文田
  十年前的“拦车救人英雄”王文田突发脑出血,目前仍在ICU观察,尚未度过危险期。
  意外:“拦车英雄”突发脑出血
  昨日中午,顺德和平外科医院一名医生告诉记者,医院来了一名“不平凡”的病患。他,正是10年前在九江大桥坍塌事故中挽救了很多人生命的“拦车英雄”王文田。
  该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徐斌告诉记者,病人是前晚7时许送院的。病人突发脑出血,因此在征求家属意见后立即进行手术治疗。当日晚上8时开始对病人进行手术,经过5小时才完成。“手术算是顺利,病人生命体征正常,但是否度过危险期还需要观察”。王文田目前已转入ICU重症观察室进行观察。
  在医院,记者见到了王文田的大儿子王得伟。他告诉记者,他父亲最近的身体状况不太好,自己也把远在惠州打工的妹妹喊回来照顾父亲。“2月23日傍晚,父亲还骑着单车去附近的菜市场买东西,回家昏倒后就赶紧送往附近的医院。”王得伟向记者回忆父亲病倒前的情况。
  记者了解到,王文田大脑内的积血位于右脑腔内,经过手术治疗,积血已经基本清理掉。让人意外的是,在初步诊断证明书上,王文田还被认定为有高血压病症,以及精神分裂症、抑郁症。
  困窘:手术前期费用靠四处借
  徐斌称,王文田的治疗费用保守估计在18万~20万元,仅入住ICU的费用就高达8万元。根据病患的情况,需要在ICU监护室内观察10天左右,出重症监护室后住院观察也需要2周时间,费用也大约在10万元左右。徐斌说,之后还需要考虑康复费用,这同样是一笔不菲的支出。
  这一笔巨额的治疗费用,难倒了贫苦的王文田一家。王得伟告诉记者,父亲发病后进行手术的费用,靠的是亲戚的支援。“我和妹妹两人四处找亲戚借钱,勉强凑足了2万元前期手术费。”
  这些年来,随着父亲王文田身体和精神每况愈下,王得伟成了家中最重要的“顶梁柱”。面对巨额的治疗费用,王得伟显得一筹莫展。
  爱心:医院救治将“特殊对待”
  昨日,顺德和平外科医院院长黄必留说,患者送至医院后,医院立即成立了最专业的医疗救治小组。医院神经外科专家杨俊教授带领其团队紧急实施手术,手术达到了预期的效果。黄院长还表示,医院得知患者的事迹后,深受感动,也对其家庭困难表示同情,并表示医院绝不会因为其经济问题而降低治疗标准。
  另外,医院党支部也积极发动全院员工进行募捐。院方表示,将在王文田后期救治工作中给予最大的优惠和适当的减免,减轻病人的经济负担。
  相关部门:将全力提供帮扶服务
  得知10年前九江大桥断裂拦车救人的英雄王文田因病入院后,佛山市、顺德区文明办有关负责同志第一时间了解相关情况。在与病人家属取得联系后,有关负责人昨天下午前往医院探望病人家属,并向家属表达慰问,送去慰问品与慰问金,祝愿病人早日康复。相关负责人表示,市、区、镇有关部门对王文田病情十分关注,会尽力协助支持解决相关困难。
  佛山市文明办表示,去年佛山就颁发了《佛山市好人好事认定与激励工作方案》,顺德区也制定了对困难好人的帮扶机制。相关部门可根据王文田家庭困难、重病入院的实际情况进行帮扶。顺德伦教街道的有关部门表示,待王文田老人出院后,将做好后续跟进,提供专业的医学介入,请专业人士为老人提供心理辅导等。
  他是谁?
  本报独家发现的
  九江大桥“拦车英雄”
  时间的指针拨回到10年前。2007年6月15日凌晨5时10分,南海九江大桥发生罕见的桥梁坍塌事故。当时,来自河南太康县的王文田和连襟谢凤运、女婿刘金行3人,开着一辆小货车由顺德去鹤山送废旧塑料。由于雾很大,车子走得慢,巨大的桥面跌入江中时,他们的货车距离断桥面仅仅不到6米。王文田、谢凤运两位老人下车查看后极为震惊,但却没在第一时间离开现场。
  相反,王文田、谢凤运两位老人不顾自身安危在危险的断桥桥面附近坚守,在大雾中拦截行驶过来的车辆。短短10分钟内,他们先后让8辆车“悬崖勒马”。
  王文田等拦车的义举被本报记者独家发掘并率先报道,引发社会强烈反响。“河南老人”由此获得很多荣誉,其中王文田、谢凤运以高票数当选“中国骄傲”,并在当年由中央电视台举办的《中国骄傲》颁奖晚会上亮相。此外,广东省见义勇为基金获悉3人的义举后,奖励王文田、谢凤运各1万元,奖励刘金行5000元。
  王文田等人成为“光辉人物”后不忘初心,当年返乡后把所有见义勇为奖金一共25000元悉数捐给了朱口镇小王庄小学、坡谢小学和马厂镇刘桥小学。
  在昨日的采访中,王文田的儿子王得伟得知广州日报记者前来采访后,对记者说:“我还记得当时来采访的几位记者,他们和蔼、专注,让我们感受到了这个社会的善意,好人还是会受到应有的关注和尊重。”
  这10年,他过得怎样?
  饱受精神疾病折磨 时常跑出家门“拦车”
  今年春节,许久没回过河南老家的王文田和大儿子一起回家过年了。但回到老家的第二天,王文田无法控制住自己,跑到镇上“拦”起了别人的婚车。
  在王得伟的印象中,父亲王文田已经不是第一次独自外出“拦车”了。王得伟说,打从断桥那件事发生之后,父亲王文田的脑海里无时无刻地盘旋着“拦车”“意外”“事故”等字眼。“这10年来,父亲的精神状况每况愈下。”
  这些年,王得伟带着父亲辗转广州、顺德,乃至北京去诊断父亲的精神状况,而一张张诊断书上,白纸黑字写着父亲患上了抑郁症、精神疾病。王得伟说,这些年来,父亲一直靠药物维持精神状况,药费少则每月数百元,病重时动辄要花费数千元。
  仍以“捡破烂”为生 一家人蜗居简易棚
  “父亲精神状态好的时候,我们都是一起回收废品,一起生活。”王得伟说,早年父亲因为各类荣誉获得的奖金都捐出去了,所以一直以来一家人依旧靠“捡破烂”来维持生计。
  在距离王文田治疗所在医院的几公里处,就是顺德伦教霞石工业区,王文田一家四口就住这工业园里的一隅。昨日,在王得伟的带领下,记者也来到了他们的居所。
  推开用铁皮搭建起的院子大门,记者看到院子内堆砌起了四处收回和捡回的工业用塑料桶以及电动车用的塑料外壳。王得伟告诉记者:“这些都是春节前到处回收的,现在抓紧处理掉,换一些钱来帮父亲治病。”
  在院子的右侧,是王文田和他儿子王得伟居住的房间。没有钢筋混凝土砌起的围墙,一家四口仅住在用铁皮搭建起的简易棚内。小小的数十平方米还被隔成两间,一间王文田住,一间王得伟一家三口住。而王文田的房内,更是简易得只有一张用木板搭建起的床。
  王得伟的房内有一个重要的柜子,里面摆放了10年前父亲获得各类“好人”的荣誉证书和奖状。他父亲一直很珍视这些荣誉,今年过年时还特意装在一个漂亮袋子里带回河南老家“珍藏”。
  在儿子王得伟的印象中,父亲是一位“平日买多了菜时也会觉得可惜”的人。“我们河南人喜欢吃馒头,有时候父亲出门买馒头,一天的馒头也要分两天吃。”王得伟说。
  孙子患“渐冻症” 为治病一家人节衣缩食
  让王文田一家人雪上加霜的是,王得伟的儿子,也就是王文田的孙子患上了无法治愈的“渐冻症”,成为一名“半渐冻人”。“10年前,不少来采访的记者看到小孩走路有些奇怪,就和我提了一下。当时留了一个心眼,带到医院检查,发现是一种无法治愈的疾病。”王得伟说,10年来,除了带父亲治病外,还要为自己的儿子病情奔波。
  10年来,王文田一家的“经济账”算得很艰难。王文田一家的“吃饭工具”——两辆专门拉废品的货车,也因为黄标车的原因,无法再上路。其中的一辆在中山拉货途中被扣押,另一辆也被闲置了。王得伟告诉记者,如今一家人靠回收废品,一个月只能挣数千元,其中还有不少用于支付父亲和孩子的治病费用。“这些年来,一家人没有攒下多少钱。母亲在弟妹还小的时候就走了,靠父亲一个人带大我们四个兄弟姐妹……”
  本报记者回忆当年采访王文田的情景
  愿勤劳善良的河南老乡早日康复
  得知老乡王文田重病的消息,记者惊呆了。作为多次采访过他的记者,在我眼里,他永远是那个声音洪亮、勤劳肯干,有空就推车去收废品的河南老乡。真心希望老乡能逃过此劫,早日康复!
  坚决不收见义勇为奖金
  “俺们不图财,不图名,只要每天能吃上两个鸡蛋,高高兴兴活着就好了。”得知老乡突发脑溢血,老乡曾经说过的这句话又在我耳边响起。这是勤劳善良的河南老乡最朴实的愿望。
  2007年6月15日凌晨5时10分左右,广东九江大桥发生罕见的桥梁坍塌事故。随着河南老乡王文田等三人断桥边拦车救人事迹的报道,一股河南老乡旋风在南粤大地刮起。
  2007年6月22日,广州日报举行了座谈会,讲述普通老百姓在危难中没有选择退却,脑子里想的不是自己,而是如何让别人避免遭受更多灾难的故事。当面对2.5万元见义勇为慰问金时,王文田等三位河南老乡死活不收。老乡王文田的话,记者至今还记得:“不是俺自己用手赚回来的钱,花了心里也不踏实,咋都不能收。您把它给俺庄大队,让他们给俺村的小学吧。俺们都没上过学,斗大的字都不识,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咋写,不能让以后的娃子们像俺们这样。”最后两位老人竟悉数将奖金全部捐给家乡的小学。
  当时,走出本报大洋网直播室的王文田和谢凤运一边走,还一边摆动着那双粗糙的手,“不要钱,俺不缺钱花。有钱没钱活着就行了。”
  多次婉转拒绝记者探望
  “老乡,你们那么忙不用来看我,打打电话说说话就行了。”电话那头,老乡王文田依旧那么朴实。这是几年前记者提出去探望王文田时他的回应。每次电话说去看他,他都这样婉转拒绝。尽管收获了很多荣誉,但是王文田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早上送完孙子上幼儿园后,俺在家闲着没事,就去收些废品。”老王在电话里说,这两年他清闲了不少,主要负责送孙子上下学。
  含饴弄孙,本以为河南老乡的生活静好,没想到竟听到老乡突发重病的消息。真心祝愿老乡吉人天相,早日康复。(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崔素华、陈婷婷)
导航  
官方微信 官方